格莱珉中国之友_携手井通科技_农村金融改革_开展普惠金融科技试验项目_不依赖于某一个特定的员工,这就是去中心化_中国的大部分银行是为富人,而不是为穷人服务的_区块链投资_区块链神吐槽
区块链大发棋牌APP下载资源分享
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

格莱珉中国之友_携手井通科技_农村金融改革_开展普惠金融科技试验项目_不依赖于某一个特定的员工,这就是去中心化_中国的大部分银行是为富人,而不是为穷人服务的

2019年2月2日,在格莱珉中国的发源地——江苏徐州陆口村,格莱珉中国陆口项目经理、孟加拉国格莱珉专家马赛莫向6位会员发放了春节前的最后一笔贷款,总计87900元。

六位格莱珉中国的妇女会员领取到1万至3万元不等的小额资金,她们分别是:

  • 华女士:女,52岁,贷款10000元,用于养殖。
  • 钱女士:女,48岁,贷款 10400元,用于养殖。
  • 沈女士:女,33岁,贷款12500元,用于养殖。
  • 宋女士: 女,33岁,贷款15000元,用于服装缝纫。
  • 臧女士: 女,48岁,贷款10000元,用于经营洗车店。
  • 张女士: 女,53岁,贷款30000元,用于裁缝店经营。

这笔资金的提供者不是来自银行或者其他机构,而是五位小额出资人形成的“五人小组”,他们是:

  • 张沛:男,30岁,金融科技从业者,北京,出资2万元。
  • 黄晏清:男,36岁,金融科技从业者,北京,出资2万元。
  • 王晓涛:男,30岁,石化行业从业者,北京,出资2万元。
  • 侯军辉:男,40岁,金融科技从业者,深圳,出资2万元。
  • 马泽星:男,34岁,金融从业者,北京,出资2万元。

他们每人出资2万元,共10万元提供给格莱珉中国的妇女会员,帮助他们脱离贫困。

小额出资人成为”格莱珉中国之友”001号出资人小组,7个格莱珉的会员,持续吸引更多人组成“五人小组”帮助低收入妇女。.

格莱珉与金融科技的思想碰撞

2018年7月,在“尤努斯中国周”北京站,诺贝尔奖得主、格莱珉中国创始人穆罕默德·尤努斯教授与格莱珉中国总裁高战会见井通科技副总裁张沛,张沛表达了希望从金融科技角度帮助格莱珉中国的意愿。

井通科技张沛先生同尤努斯教授在孟加拉格莱珉总部合影

尤努斯教授在北京站的演讲中提到:

“不是群众应该到银行去申请服务,而是银行应该主动到群众中提供服务”

“现代银行业的设计不是为穷人服务的,我们要做的就是服务传统金融界不可触达者”

“格莱珉银行没有律师,也从来不跟客户打官司,甚至没有像样的合同”

“传统的商业银行交易记录都是秘密,格莱珉的交易是全部公开的,任何人都可以查看”

高战谈到:

“格莱珉的五人小组,不需要抵押,不需要担保,没有复杂的合同,表格上签字即生效,这就是分布式记账,而且格莱珉的还款率超过99%。”

“每十个小组组成一个中心,节点中心经理需要每年轮换。和传统金融机构保持稳定的客户关系不同,格莱珉主张稳定的运行不依赖于某一个特定的员工,这就是去中心化。

张沛非常认同尤努斯教授的思想:

这与井通科技创始人井底望天(周沙)在2014年创立井通以促进普惠金融的初心吻合,认为扶贫不仅要符合公益的规律,也要符合商业的规律,才能够持续。

他希望会利用区块链的工具把格莱珉优秀的信用记录传递到市场上,汇集更多力量参与。

格莱珉中国也同样创立于2014年。

那一年,高战先生卖掉北京二环的房子,筹集600多万元,引进格莱珉模式到中国。

井通五人出资人小组的建立

此后,张沛先后考察了格莱珉中国兰考项目点以及孟加拉国格莱珉银行。经过一次次的沟通,格莱珉的分布式记账思想、小组模式,以及其丰富的内涵,给了张沛和其他作为金融科技从业者的朋友很大的触动。

井通科技代表到格莱珉考察学习

2018年10月份,格莱珉在井通科技的协助下,成为井通节点生态的一个节点。

2018年12月份,“格莱珉中国之友”五人普惠金融试验001号出资人小组的培训和流程设计完成。

整个资金流转过程的设计吸收了格莱珉的思想:团体对团体的交易模式设计,避免点对点的交易存在的信息盲区。

试验过程中,五人出资人小组成员,必须全部签名,协议方可生效。

为了避免点对点的不透明交易,资金托管在双方都接受的第三方:SWTC基金会

SWTC基金会在开设专用账户,监管人、账户开设人、账户使用人,三者分开,进行有效监督。所有的交易记录,定期将向试验小组公开。

同时,该项目以符合商业规律的方式运行,试验设计了5%的年化收益率,比目前市场上的余额宝等理财产品的收益率要高一倍,同时这个制度设计又充分考虑到格莱珉会员的负担能力,符合格莱珉的运营规则。

格莱珉中国希望运用更多金融科技的力量,让更多人能够参与格莱珉中国普惠金融事业,帮助低收入妇女脱贫致富,构建朋友圈,走向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协调发展的新生活。

格莱珉中国的五人小组

一本财经专访尤努斯:“格莱珉模式在中国的项目,我没有满意的”

格莱珉银行模式在哪个国家的推广你最满意?

尤努斯:格莱珉银行模式在很多国家都发展得不错,特别是在孟加拉。格莱珉银行在孟加拉已经有41年历史了,它的网络遍布这个国家,在每个村庄都起到了扶贫的作用。

多年来,孟加拉格莱珉银行的水准从未下降,业务也在往不同的方向拓展。我对它目前的发展状况特别满意。

格莱珉模式在印度也起步得比较早,它的工作人员还在孟加拉接受培训,目前他们是印度较大的银行,发展得也非常好。

10年前,格莱珉模式开始在美国起步,目前有20家分行,光在纽约就有7家,借款者有10万,还款率100%。这是很了不起的成绩。我希望格莱珉银行在美国开设40家分行,为50万人提供借款服务。

此外,格莱珉银行在墨西哥发展得也不错。

除了孟加拉国,全球发展令我最满意的,是美国的格莱珉银行,它的运转十分顺利。

格莱珉银行在哪些国家的落地不尽人意?

尤努斯:有些国家热情不高,不怎么重视,所以格莱珉银行发展得就不太好。在某些发达国家,比如英国,格莱珉银行就没怎么发展起来。在巴西,格莱珉银行的进展也不大。

格莱珉银行在中国的推广也不尽人意。

在中国的项目还没有满意的,但是我们并没有放弃。

格莱珉银行在全球推广时,遇到的最大障碍是什么?

尤努斯:第一个障碍是观念,即说服人们相信格莱珉银行模式可行。

有些国家法规规定:无抵押时,银行不能发放贷款。

但格莱珉银行反对这一点,我们就是一种无抵押模式。

另一个障碍就是地下钱庄和高利贷者。这些高利贷者已渗透进社会的各个角落,他们对格莱珉银行虎视眈眈。

要推广格莱珉银行模式,必须清除这些障碍。

这就需要一位对格莱珉银行模式有坚定信念的人站出来。他得是强有力的领导者,他得提出:必须改变规则和法律,创建新型机构。

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人?

尤努斯:是的,我也这样做过。我没有官方的力量,只是一个人。但我一直在不停地呼吁,终于,这一切改变了。

中国落地,困难重重

你在2006年就来过中国,并推动格莱珉银行模式在中国落地。你为什么如此热衷于在中国推广格莱珉模式?

尤努斯: 中国和孟加拉有很多相似之处:都有广大农村,人口的密度都很大。现在中国发展很快,带来的机会很多,中国人也热衷于创业。但在中国农村,大部分人从事的,还是传统农业。

农民同样具有创业的潜质,但他们缺乏缺少创业资金,农村缺少金融服务。金融就像经济发展所必需的“氧气”。没有氧气,人无法呼吸。没有金融“氧气”,经济也无法正常运行。

我一直想让人们获得经济的“氧气”,这就是我来中国的原因。

问在你观察看来,格莱珉银行在中国落地遇到的困难,主要有哪些?

尤努斯:和其他国家一样,中国的大部分银行是为富人,而不是为穷人服务的

我们要创建的是为穷人服务的银行。但在中国,有关小微金融的政策没有改变,也没有法律支持。

因为这个原因,穷人得不到贷款,格莱珉银行模式在中国走不了多远。

创建格莱珉这样的银行,前提是要立法,允许“穷人的银行”出生。

在此之后,钱根本不是问题——中国有足够的钱。

这些钱不一定要来自政府,也可以来自存款人。在孟加拉,格莱珉银行就是这样运作的。

在过去的十多年里,你认为中国是否有与“穷人的银行”相关政策的变化?

尤努斯: 没有。唯一的变化是,中国允许小额贷款公司出现了。

这听起来不错,但它们不能接收存款。也就是说,这类金融机构只有一条腿,所以不能走路。

中国人很聪明,有很多创意。假如格莱珉银行模式在中国正常运转,那么,中国人会做出让人意想不到的、让人惊喜的事情。

可是法律上还需要些改变,才能正常运作。

在中国推广格莱珉银行模式的过程中,政府是否大力支持?

尤努斯:我们的一些项目获得了政府支持,但大多数项目并没有。比如和中国的银行、NGO合作部分,政府就没有参与。

在中国落地项目,总会回到了前面提到的难题:我们不能接收存款。就算我们和银行合作,也会发现他们的服务并非是为穷人提供便利的,这产生了很多矛盾。

为富人设置的规则,并不适用于穷人。

如此来说,格莱珉银行模式在中国推广困难重重,其实也可以走通。

尤努斯:当然。格莱珉银行模式在美国行得通,为什么在中国行不通?

问题是,要先为穷人量身打造一家银行,然后它就可以像其他银行一样正常运作。

这是制度问题,不是人的问题。人都是一样的,不管是孟加拉人、印度人、中国人,还是美国人,他们的心愿都差不多,都希望有美好的未来。但假如制度不对,格莱珉银行模式就无法推进。

实际上,在中国,格莱珉银行被卡住了。

你还会继续在中国推进格莱珉银行模式吗?

尤努斯:会。我会经常去中国,会继续劝说决策者,解释格莱珉银行的重要意义,以及它在其他国家的运作情况,并和热衷于格莱珉银行模式的人士交流。

我感觉大多数中国人都很重视格莱珉银行模式,政府也想为穷人做事。

问在你看来,这一模式在中国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?

尤努斯:我认为,在未来,中国的决策者会通过立法,为“穷人的银行”提供空间。在这方面已经有很多先例,比如印度、孟加拉和尼泊尔,我想中国也会逐渐认识到这一点。我预测这个改变会在未来5年内出现。

我的一个愿望,就是让小微信贷在中国的偏远地区也能成功。

格莱珉银行利率从未超过20%

格莱珉银行具有公益性,但却是商业银行。作为它的“生父”,你怎样定义格莱珉银行的性质?

尤努斯:格莱珉银行不是NGO。

NGO通常从外界获得资金,然后把钱给其他人;而格莱珉银行具有商业性,它接收存款,支付利息,然后用这些钱为穷人提供贷款。

它是一个营利性机构。

在很多方面,格莱珉银行和其他商业银行类似,但区别在于,格莱珉银行是社会企业,富人无法用它来赚钱

此外,格莱珉银行由贷款者所有(注:格莱珉的贷款者拥有银行94%的股权)——格莱珉的贷款者约有900万人,其中大多数是妇女。银行赢利时,他们可以获得分红。

在中国,有一些人利用小微金融模式赚钱,甚至放高利贷,你对此怎么看?

尤努斯:我们一直强调,小微金融应该成为扶贫的手段,而非赚钱的工具。

我们创建小额贷款银行的初衷,就是做一家社会企业,去帮助穷人,而不是成为高利贷者。

很明显,在中国,富人通过小微金融赚钱的模式是错误的。

在全世界范围来看,格莱珉银行针对穷人的贷款用途会有不同吗?

尤努斯:会有些不同。

在纽约,妇女们会经常贷款开理发店,或者做宠物生意,帮人照顾猫狗。

但在孟加拉,理发店根本就不流行,孟加拉妇女也不会去帮人遛狗——她们可能都不理解什么是照顾宠物的生意。她们经常贷款去养鸡、种菜,或者买制作工艺品的原料。

不同的国家,会有不同的市场和不同的创业模式。

如何得知他们的贷款用途是真实有效的?

尤努斯:我们给贷款者提供创业资金,这就是“创收行动”。

贷款前,我们会问清楚他们的在商业计划。

他们也许会说:“我想开一家裁缝店,专门为孩子们做衣服。”那么我们就会问:“你能卖掉多少衣服?你需要多少钱?”

他们拿这笔钱去创业,营收后还给我们。

创业的内容是贷款者自行决定的。他们可以做衣服,也可以做糕点,可以卖给邻居,也可以拿到市场上卖。

贷款利率是多少?

尤努斯:我们尽量让格莱珉银行的利率接近商业银行。在孟加拉,和商业银行的利率相比,这个数字稍微高一点,因为我们为客户提供上门服务,成本相对会高一点。我们的原则是:借款人不用来银行,银行应主动去找他们。

但我们的利率并不会高太多。我们有严格的标准,不会剥削穷人。在孟加拉,政府规定小额贷款机构发放贷款利率的上限是27%。在美国,这个上限是18%。而我们的利率约在15%、18%到20%之间。

说到这一点,微型金融在印度和孟加拉刚出现的时候,有些机构的贷款利率一度高达50%-80%,于是政府介入,规定了上限。

在孟加拉国,格莱珉银行的贷款利率约在15%、18%到20%之间,从未超过20%。

科技在助力

问近些年来,格莱珉银行在孟加拉有哪些比较大的变化?

尤努斯:有很多变化。在孟加拉,我们不仅创建了微型贷款,也创建了健康体系。

我们帮助村民使用太阳能。我们还启动了一个教育项目:只要是格莱珉银行的借款人,他们的孩子就可以进学校,接受教育。

我们也鼓励一些农民创业。我们给他们钱,作为VC进行股权融资,成为他们的合作伙伴。目前这一切都运转良好。

我们希望每个年轻人都能创造属于自己的未来。而我们的工作,就是为他们提供他们所需要的金融“氧气”。

你对格莱珉银行在孟加拉的前景有哪些期望?

尤努斯:可以用三个“零”来表述。

  1. 我们希望孟加拉的贫困人口减少到零。
  2. 我们希望孟加拉的失业率减少到零。
  3. 我们希望孟加拉的碳排放减少到零。

这“三个零”,是格莱珉银行致力追求的目标。

在你看来,科技的进步和城镇化对格莱珉银行会带来什么影响?

尤努斯:科技的进步给格莱珉银行带来了巨大的好处,很多交易变得便捷了。

以前人们不得不扛着一大包现金,走很远的路去银行,中途还可能被抢。现在大家可以通过网络转账,银行也可以在网上很容易地查到借款人的贷款信息了。

科技让这一切成本更低,效率更高。

城镇化呢?在中国和世界上的很多其他地方,年轻人纷纷离开农村,因为大多数工作机会在城市。但我一直认为,穷人不一定非得离开农村。假如有机会,他们完全可以将乡村变得美好宜居。

我们希望通过推动很多创业项目,让乡村变得适于居住。这也应该是乡村发展的方向。如果农村有良好的教育、医疗和创业环境,人们肯定不会离开家人,去陌生的地方生活。

问全球小额贷款目前有四大模式,分别是你创立的格莱珉银行模式、玻利维亚阳光银行(Banco Sol in Bolivia model)模式,印度尼西亚人民银行乡村信贷部(BRI)模式和国际社区资金基金会村庄银行(FINCA-VB)模式。你是否认为这些模式都有被推广和复制的价值?

尤努斯:人们可以自行决定哪种模式更适合他们,更适合他们的社区,更适合他们的生意。如果不知道选哪个,就随便选一个开始吧,因为每种模式蕴含的机会都很多——只要它不是为富人服务的。

我坚决反对那种成为富人赚钱工具的小额贷款模式。我的原则是为穷人做事情。


一本财经 金融科技(Fintech)领域第一深度自媒体

金融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新媒体。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、深度、原创、独家报道,以及商业案例解析。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,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——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...
yibencaijing.com

分享到:更多 ()
区块链神吐槽

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区块链资源分享

韭菜的自我进化